2018 年,苹果在春节期间第一次推出 Shot on iPhone 影片,导演是陈可辛,拍的是一个列车员在春节用靠站的 3 分钟看看儿子的故事,大热且收获无数好评。

2019 年的 Shot on iPhone 春节影片,导演是贾樟柯,讲了一个年轻人过年结束从家乡返回城市,自己妈妈给儿子带了整整一桶家乡鸡蛋的故事,同样故事感人饱含亲情。

苹果的广告片向来是业界标杆这没得说,但过去两年的新春短片,人们在看完感人故事后,总会转移到另外一个话题:这画面,用 iPhone 根本拍不出来啊?是不是造假啊?

当然不是,陈可辛和贾樟柯的这两部短片都是用 iPhone 拍的,但只不过借助了大量的专业的光学镜头,以实现电影镜头最为常见的,能极大突出被拍摄主体的大光圈,浅景深。整个剧组也是正常电影的拍摄标配,你基本上可以理解为整个剧组都在了,只不过把拍摄工具换成了 iPhone,而为了用 iPhone 拍摄,为了画面表现力,整个拍摄硬件的投入可能比正常电影拍摄还要复杂。

但 2020 年的苹果新春电影,则坦诚得多,同样是 iPhone 拍摄,但已经不用借助类似于专业镜头等大量光学辅助硬件,导演也充分在 7 分钟的短片里,表达剧情的同时,也展示了 iPhone 作为拍摄主力的最大优势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怎么用 iPhone 拍视频,也有了远超前两年的参考价值。

影片就在上面,想必你在点开这篇文章之前也已经看过。依然是亲情导向的剧本,讲了一个周迅主演的女司机带着女儿开出租,和母亲产生冲突后最后和母亲和解,重获亲情的故事。

而这一次的成片,和前两年最大的不同,是如果你对 iPhone 足够熟悉,你完全能从每一个镜头中看明白是怎么进行拍摄的,镜头的画面也更加“真实”,很多场景也确实更适合 iPhone 来拍摄。

比如周迅打开手套箱的镜头,拍摄时候就可以完全把 iPhone 放在手套箱里,而不用像用专业电影机拍摄时候需要做一个手套箱道具,把相机放在后方。

比如周迅掰后视镜和女儿说话的镜头,也可以直接把 iPhone 粘到后视镜上拍摄。

比如小女孩滚轮胎到周迅的出租车边上,可以通过一个简单的支架固定在轮胎侧面,拍出滚动的动态画面。

再比如周迅在母亲家中与母亲冲突,走出家门的一镜到底画面,在一个不大面积的屋子里,整个拍摄是通过 iPhone 11 Pro 的超广角来实现的导演仅仅用手持就完成了全部的拍摄。

还有就是用 iPhone 11 Pro 的 2 倍变焦模拟出的类似于人像镜头的画面。可以拍出人物脸部非常好的细节。

以及最后的雨夜场景,也是 iPhone 11 系列下相比于之前更加擅长的弱光场景以及高画面宽容度。

你确实可以说这样的电影普通人依然是拍不出来,一个是没有整套剧组的配合以及如此丰富的拍摄场景,但是单就拍摄硬件来看,今年的苹果新春短片,已经是在拍摄层面最简单的一年了,也足够体现于 iPhone 11 Pro 在影像层面的 Pro 所在。

(责任编辑:88棋牌登陆)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nyssenate46.com/yingyu/2020/1018/2685.html

上一篇:这家公司靠着一手专利,连苹果和微88棋牌登陆软都栽在了它手上 下一篇:7万声感谢,24万声辛苦......藏在外卖订单里的别样数据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必填字段已标记*